2816365bet滚球网_365bet足球比赛_365bet扑克 > 战国大枭 > 补 第五〇二章 五雷轰顶·昨日重现
  (被屏蔽章节修改版:五〇二章)

  将离见她们终于停下,稍稍松了一口气,缓步走近,在卫桑儿身后一丈的地方定住脚步。

  “我知道这些年你有多难,一个人一定很辛苦吧?”

  开口的第一句,就是连他自己都觉得是废话的话。

  而一直表现得倔强的卫桑儿却两眼一红,眼泪止不住地打转,微微仰头盯着廊顶,不让自己真的哭出来。

  “念君都这么大了,我却没能尽一天父亲的责任,是我不对,但当初那种情况,我……必须离开,必须去找云娘,也就是子瑜……”

  他稍一偏头,从旁去看看卫桑儿的表情,却又收住了这个念头,如果哭了的话,她应该不会想让自己看见。

  念君手被母亲抓得紧了,想挣也挣不开,只能两眼巴巴地望着将离。

  他叹了一口气:“我现在在南郢安了家,这次回来……是想来看看你们,如果愿意跟我一起走的话,那——”

  “别做梦了!”卫桑儿轻吸下鼻子,狠声回道,“当初什么都不愿告诉我,从头到尾没有一句真话,甩手就走,还弄了一具替死鬼来掩饰,你当我看不出来么,你又当我是什么呢?你说不要就不要的玩物吗?”

  她跟将离开口了,立时天打五雷轰。

  惊天霹雳闪过一道煞白的闪电,响雷轰鸣,狂风卷起,熄灭了走廊里的挂灯。

  念君吓得抱紧母亲,卫桑儿也被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想转身找个依靠,又竭力忍住,后面的宫人乱作一团要去重新点灯,她便趁机偷抹一下眼角,把不争气的眼泪擦掉。

  将离并没被雷声镇住,轻摇一下头:“我绝不会把人当作什么玩物,不告诉你真相是不愿连累你,替死鬼的话……我希望你对我死心,不要心存没有结果的念想。”

  桑儿冷哼一声:“说得好听,我明知你没死,却还要装作你已经死了的那样活着,你也许听过九原夫人的名号,看到了表面上的风光。

  “但你知道被人看作寡妇、被人私下侧目的滋味吗?他们表面上恭维有加,却在背后嫌弃我夫君凄惨非人的死状。

  “甚至还质疑念君的生父,让她在世人的非议中长大,这些,都是拜你所赐!如今孩子大了,你又找来,什么意思?红口白牙嘴唇一碰,就想把女儿带走么?”

  他赶忙道:“不只是女儿,是你们母女二人,我都要!”

  “我们不是你想要就要、不想要就不要的东西!”

  又是一道闪雷劈过,念君吓得“啊呜”一声哭了出来,父母二人听着心疼。

  但卫桑儿心意决绝,她怕自己会心软,怕自己会被将离说动,那样会让她觉得对不起自己,便要愈发狠厉才能表现得坚定。

  她不再跟将离多说废话,雷雨就要来了,她牵起念君继续走。

  没出两步,却忽然被一股大力拽住手腕转过了身,被迫扑进一个宽阔结实的胸膛,随即被紧紧环住,动弹不得。

  “你是我的女人,”将离语气强硬,“就得跟我走,立刻!马上!”

  “你!”桑儿慌了神,他身上还带着菖蒲草的清香,但短须让她感到陌生,忽然生出一丝抵触,拼命挣扎,用力抵住他:“你放开!”

  “不放!”将离收紧手臂的力度。

  “放肆!”她使上全身力气想要推开他,却如蚍蜉撼树一般没有半点效果,“你混账!我是九原夫人!你敢对我——”

  将离突然低下头,就如当年横抱的那一长吻。

  一吻之后,卫桑儿果然安静下来,羞恼地瞪着将这个不由分说的男人。

  周围也安静下来,宫人们呆愣愣地看着,念君张着嘴巴仰着头,不明白这两人是在干嘛。

  将离心里窜出一团火,缓缓喘出一口气,轻声问向怀中人:“可以听我说句话么?”

  她默默吞咽一口,觉得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了,上次就是的。

  不祥的预感……

  不行!要理智!这是个天杀的负心人,臭不要脸的找来了,可不能让他得逞。

  桑儿心中千万个不乐意,却不自主地点了点头,点完头觉得自己好没出息。

  “好,”将离也点点头,一把横抱起她,“那……咱们进屋说吧。”

  随即抱着她往回走,这里的路他记得,前面左转就是桑儿的寝屋。

  念君一路小跑,小尾巴一样跟在后面,两名宫人当即上前牵住她。

  “他们要去哪儿?他为什么要那样抱着我阿娘?”孩子天真问道。

  宫人意味深长地说:“他们要去做大人的事情,郡主,请先随奴婢去旁屋呆会儿吧。”

  “哦,”念君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“他是我爹爹吧?我觉得他是的。”

  宫人笑了笑:“夫人脸都红透了,奴婢还从没见过夫人那个样子呢,那人一定就是郡主的爹爹啊。”

  “嗯,太好了,阿娘终于有丈夫了。”

  ……

  卫桑儿已经懵了,直勾勾盯着将离脸上的剑疤,依然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模样。

  再一次从这个斜向上的角度看着这个男人,毫无抵抗力……

  寝屋的大门刚被合上,倾盆大雨破云而下,一时间电闪雷鸣,暴雨如注,密集的雨线将这间屋子层层封锁……

  ……

  天色已晚,屋外的风雨也渐渐停歇。

  卫桑儿重新被驯服,温顺乖巧地依偎在将离身边,小声喊起了“主君”。

  她看见他脸上、身上的一道道伤疤,便也理解到他这些年的不易,顿感心疼,叹了口气。

  “主君……留下来吧,我和念儿需要你。”

  将离笑着拍拍她:“跟我走,去南郢,子瑜在那儿,你很快就会习惯的。”

  桑儿立时蹙眉:“子瑜是你的正妻,那我呢?我可是九原夫人,才不要过去做妾。”

  “别闹,九原君都没了,孤零零的九原夫人当得有什么意思?你不是不喜欢那些人在背后说三道四么?”

  “话是这么说,”她无奈地支起下巴,“可心里会有落差嘛……”

  “过过就好了,念儿在那里会很开心的。”

  “主君啊,你到底……有多少女人?”

  将离嘿嘿一笑:“那边有三个,加你一共四个。”

  “那倒也不多。”

  “是不多啊。”

  “多少孩子呢?”

  “嗯……”将离盯着房梁想了一会儿,“四个儿子,加念儿是两个女儿,还有一个养子。”

  “好多……他们不会欺负念儿吧?”

  “怎么会?”将离顺顺她的鬓发,“我的孩子教养很好,况且念儿可是家里的老大,弟弟妹妹都得听她的。”

  卫桑儿垂目想了想:“如果要走的话……该怎么做?”

  将离慢慢坐起,严肃道:“你想好,我们这一走,如果秦楚的关系不能缓和,那你可就再也回不来了,与你的父亲、姑母太后,从此不再相见。”

  桑儿倒是看得很开:“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像我这样还跟他们来往频繁的反而少见。”

  “好,”将离朝屋里环顾一圈,“那就开始收拾吧,不用太多,到了南郢,好看的衣服任你挑花眼,只要带上些对你来说重要的东西就行。”

  桑儿点了点头,目光落在不远处的一个衣箱上,浅浅一笑,披上轻袍下榻走去。

  她打开箱盖蹲下身,边翻找边说:“主君啊,有样东西,是我压箱底的宝贝,之前一直放在九原,后来姑母让我来咸阳,也就随着箱子一起带了来……”

  她随即抱出一副带着薄鞘的金属短剑,“……你看,想不想它?”

  将离微微一愣,认出之后眼前一亮,欣喜地接过。

  “这是……袖剑,你还留着?”

  她微微腆笑:“主君的东西,桑儿都是珍视的。”

  将离抚摸着剑鞘,“唰”地甩出剑身,见到熟悉的寒光,眼里满是怀念。

  “谢谢,真的谢谢,你可……”他忽然心生一念,微微皱眉若有所思,“……真的帮了我大忙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