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童愚拉着风译安走到她们住的院子门口时,远远望去,便见院子里悠悠然坐着位穿着灰白相隔的袍子的老者。老者正在嗑瓜子,一头银白的头发微有些乱。

  沈童愚一个惊吓,随即屏着气拉着风译安往后退,退到某个不起眼的地方才问道:“你刚刚看见什么了?”

  风译安不知此中隐情,只望了望沈童愚身后,道:“你后面的人。”

  沈童愚“哈哈”干笑了两声,平复了一下内心后,转身果见一个胡留着霜白色羊胡子的老爷爷。

  “小童小友。”山羊胡子笑眯眯道,“又见面了。”

  “老前辈好。”沈童愚乖乖问候道。

  老前辈笑眯眯点头相应。

  “温爷爷。”风译安对突然冒出来的温和老爷爷有些疑惑,不由联想起隐畔庄园多出的许多人,问道,“这里多出的人是你带过来的?”

  “你怎么总是这么没意思?”温和顿从兴致盎然落到了兴致缺缺,“就不能由我高深莫测地告诉你这个事,然后你表现出好奇惊讶啥的,好让我开心开心?一点儿都不照顾我这个老年人……唉,我真是太难了。”

  埋怨罢,温和便从袖子中摸出一个盒子递到沈童愚眼前,献殷勤道:“沈小童,见面礼给你,我可是花了好大功夫才弄来的哟。”

  沈童愚没接盒子,而是往一旁挪了挪后快速绕到风译安另一边,躲着温和的视线问风译安道:“你认识他?”

  “嗯。”风译安介绍道,“吴越连山,‘白石山人’温和,也是歧途谷掌事长老之一。”

  “歧途谷长老?”沈童愚知道温和是“白石山人”,但对温和的歧途谷长老身份很是意外:“白石山人”温和事迹不少,然所传只道他是位江湖奇人隐士,逍遥洒脱,从未听说过他与歧途谷有关系。

  “那么客套干什么?以后我们就是一家子了,不用叫老前辈,也不用叫我长老。”温和跑到沈童愚身旁,小声道,“而且长老可是秘密……嘿嘿。”

  沈童愚生怕温和冒出“所以你要加入我们歧途谷,然后做我徒弟……”之类的话,连忙转移话题道:“那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还带了这么多人过来?”

  “这些人又不是我的人,和我没关系的。”温和摆摆手,撇清关系道,“我只是带这些人过来而已。”

  沈童愚可没心思听温和胡扯:刚刚还说小安来着,现在又否认,绝对是假的。

  她坚信道:“你都参与这件事了,而且还担着重要职责,怎么可能没关系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温和想了想刚刚埋怨风译安的几句话,明显有把柄在人家手里,说什么都是无用。

  “两位小姑娘啊……”温和哀声叹息,一脸沉闷,“做个天真善良、无邪可爱的小女孩儿不好吗?为什么一个两个都要拆穿我?”

  他将手中的见面礼收回,甩甩袖子,端出长辈的架子道:“我一个老人家长途跋涉跑过来,你们不关心我还往我身上‘扣帽子’,太不尊重我了……”

  温和叽里呱啦说了会儿,风译安突然问:“我爹知道吗?”

  温和张口结舌一时语塞。

  风大谷主还不知道,不知道……他不知道。

  温和神情凝住了一会儿,忽然表情很是夸张道:“唉!我居然被骗了!”

  一点懊悔的意思都没有。

  风译安也顺着温和的话道:“或许我爹早就知道了。”

  温和这次是真的有些拿不定情况,问道:“你肯定吗?”

  风译安道:“你告诉我,我就告诉你。”

  温和心中困惑顿消,他摇摇头道:“不碍事,他知不知道无所谓。”

  他一脸我已经摸清了你的意图,笑道:“小译安,你的小心思太明显了,我是不会告诉你任何事的,休想诓我话。”

  “哦。”风译安点头,“我懂了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懂什么了?”温和觉得还是稳妥点好,多打听一下。